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舟

临水拈花 一篙点破天涯

 
 
 

日志

 
 

糗事一箩筐  

2013-04-28 18:42:35|  分类: 心情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草叶姑娘的邀请,我也把我的糗事抖喽一下吧,谁让我先看了人家的呢?不然太不仗义了是吧?糗事一箩筐 - 飘逸舟 - 飘逸舟

 

仗义我是从小就懂得的。

大概是七、八岁的时候吧,我和村里的小女孩们天天混在一起,混在一起唱戏,觉得戏子那个美呀,那头饰那水袖简直是迷死人了,我们是没有那种东西,但是我们有手绢。我妈有许多好看的手绢藏在箱子里,我那天拿的那块就非常好,上面是一个跪着的美女,而别人的都是什么花花草草,“喜”字什么的,所以我感觉自己与众不同。

因为我们都是内敛的女孩子,所以唱戏的剧场就设在了安琴家的茅房,安琴家的茅房顶多只能站三个我们这样的小孩子,我是和安琴、改霞一起进去的,进去以后我们三个人都争着要先唱,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先唱,所以我不管她们俩了,直接把兰花指一翘,手绢一抖喽,先亮了相了,那边改霞急了,一巴掌打在我的兰花上,兰花蔫了,我那块带着美女的手绢一下子掉进了茅坑,我哭哇,我的眼泪本来就多,到现在眼睛还是水汪汪的,小时候更是不得了,改霞是个厚道的女孩子,她一伸手就从茅坑把那手绢给捡上来了,递给我我就是不要,还是使劲哭,改霞也没有办法了,不知道怎么弥补自己的过错,一边劝慰我一边把自己的手绢也扔进了茅坑,还在里面涮了涮,涮给我看,但是我还是哭,因为她那块手绢跟我的那块是不能比的,她的那块已经很旧了呀。最后改霞把两块手绢一起拿到沟里去洗了,再牵着我的手把我送回了家,因为我一直啼哭不止,所以我们在茅房唱戏的糗事就在村里传开了。

 

我说过,仗义我是从小就懂得的,从小到大咱从不拖集体后腿,只要咱能拿出来的东西咱都尽量拿出来,绝不藏藏掖掖的,比如玩具。

我发现那东西是在一个午后,是我在翻箱倒柜的过程中找到的,那是一根橡皮带子,红色的,两寸宽,一尺长的样子,两头带着布绳子,这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东西,拿过去问我妈,谁知我妈一见一把就给扯了过去,表情又气又笑的样子,也没有告诉我那是什么,只是把它卷巴卷巴又给放回了原处,这就勾起我的好奇心了,觉得那东西绝对好玩,而且我妈也不像很生气的样子,那东西应该是可以玩的。

我们小孩子在一起最喜欢玩的就是过家家,你扮一个角色我扮一个角色,我喜欢与众不同,那天我就扮了一个磨刀匠兼剃头匠,我扮什么都力求逼真,这不是盖的。40岁左右的朋友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以前剃头匠的那个磨刀带子,那天我把我妈的那东西给拿了出来权当那根带子,我的这个道具令我十分满意,也令大家羡慕不已,我把它一头拴在树上,一头拴在一个长凳子上,我骑着凳子拿着我家的菜刀在那带子上锵锵锵地磨啊,口中还念念有词:磨剪子唻~戗菜刀~~~剃头刮胡子咯~,玩的不亦乐乎。正在这时我妈回来了,她扛着一根扁担从地里回来的,路过我们这群小孩子时她看了一眼,谁知她只看了一眼就一头冲过来一把扯下了我的磨刀带子,再接着就抡了我一巴掌红头赤脸地走了。可怜我呀,挨了一巴掌也不知道咋回事呀。

后来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东西叫“卫生带”。

 

村里的小孩很多,但有的小孩是要帮大人干活的,所以我也有找不到伙伴玩的时候。沟南边有片瓜地,瓜地里有个瓜棚,那是汤圆家的,汤圆比我大三岁,每天白天他就呆在瓜棚里,我找不到人玩的时候就去了他那个瓜棚,但是许多在我看来很有趣的游戏他都觉得不好玩,最后我就央求他讲故事给我听,他说:我讲改霞和小桂子的故事吧。我说:改霞和小桂子有什么故事啊?他说:有哇,他们长大会结婚!我问:你怎么知道啊?他说:你看着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说:你还知道什么呀?他说:安琴和跟定会结婚。啊?我更惊讶,他又说:我还是说我跟你的故事给你听吧。我迟疑着问:我们有什么故事啊?他说:我们长大会结婚!我哀求地看着他,他接着说:我长大了会娶你的,你会当我的新娘子!不好听不好听!我急急地打断他的话说:我要回家了。

我觉得他说的故事不好,所以我就走了,百无聊赖地在干涸的沟底闲逛,突然我发现沟底有黑色的棘豆籽,我捡起来尝了一下都还能吃,这是没有采尽的果实落进了沟底,明年这些棘豆籽又会长出棘豆苗出来。我开始在沟底捡棘豆籽,捡起来放在口袋里,因为不很多我舍不得吃,我要带回去给我妈看看,最后在一个土坎下发现了很多,口袋一下子就装满了,于是我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我妈在做针线活,我告诉她我捡了很多棘豆籽,我掏了一粒给她看,她笑了笑。

我开始吃了,哇呀,很多都是羊屎蛋蛋啊~~~~,土坎那里捡的全是啊~~~~~

 

唉,我小时候竟然吃过羊屎,其实还不止羊屎,我还吃过沾了盐粒的泥巴,是误把它当成一种点心“梅豆角”来吃的,还吃过虫子,毛桃里的活虫子,我一口咬下去,一条虫子夹在我的牙缝里摇头摆尾,我对着镜子束手无策,最后选择把它给拽出来,结果还把人家给拦腰拉断了。

 

说点长大的糗事吧。

一次在长途汽车上,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一直盯着我看,面对这样的目光我已经很习惯了,他看就看呗,发现有人在看你,你只会表现得更好,同时心里也能得到很大的满足,美女嘛,我当时就那样想的,动作不免矫揉造作起来。他一直看,路很长,不管换什么角度他都在看,眼神中带着笑意。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向我走过来,我些微意外地望着他,他一边摇头一边笑:“你真不认识我了吗?我孙仁东啊!”我狂晕,无地自容,但他长大后变化也太大了,小时候他个子很矮,人特别内向,每次进教室都是低着头,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喜欢偷偷看人,长大后那么大块,且像一个花花公子一样了呢,想想自己一路上的骄矜与造作,糗透了,谁不知道谁呀?

 

还一次也是在公交车上,车上人不多,我和老公坐在最后中间的位置上,前面中间位置上的一个女人一直回头看我,看我的时候还笑笑,点头致意的样子,前文说过本人被人看是常有的事情,被女人这样看也不足为奇,谁让咱回头率高呢?我本来是依着老公坐的,看见有人看我,我豪放有派地坐直了身子,还了她一个矜持高贵的微笑,自我感觉忒好,因为我更加看重同性之间的那种欣赏,谁知她还是对我微笑致意,我只好又还了她一个矜持高贵的微笑,她还是笑,且表情奇怪,我突然发现她的手一直是指指戳戳的,手指朝下,我猛地低头,终于发现,原来我的牛仔裤拉链敞开了。然后,我直接倒在了老公身后,到下车都没坐起来。

 

再说最后一件吧,一件糗得让人心碎的糗事。

那是在衣袂翩然白裙飘飘的年纪,月凉如水,我和一位玉树临风漫步在芳草萋萋的小路上,他手中一管竹笛,我手中一束野花,当时的场景是非常非常浪漫诗意且唯美的,我当时的快乐也是无以比拟的,因为他是我第一次交往也是我最想交往的那个人,且是在交往的初始阶段,一切都新鲜美丽得让人心醉。我们走得很慢,他在吹笛子,随着他的笛声我翩翩起舞,瞎跳的那种,只为了让我的裙子像花儿那样地绽放。不知道是转晕了头还是怎么了,我发现我们旁边有一条白色的平整的水泥小路,我说我们到那条路上去吧,那条路好走,我一边这样说着 一边用了一个非常欢快的姿势朝那条路上一跳,他伸手想抓我没抓着,我就跳下去了。。。。。。等他好不容易把我给拎上来,污臭的烂泥已经从脚糊到了我的腰间,原来那只是一条臭水沟。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