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舟

临水拈花 一篙点破天涯

 
 
 

日志

 
 

说鬼  

2013-02-23 08:30:4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说,老家的鬼都满了。

鬼满为患,公公整夜整夜楼上楼下屋里院外地溜达,真没辙了,在各个大小医院都查不出毛病的老头想看大仙,于是大仙就来了,大仙来看一下说:不得了了,家里鬼太多了,角角落落,村里死去的人都聚在了家里,必须来一场斩鬼行动,并且已经定下来了斩鬼的日子,只可惜这样的戏剧我却看不见,男丁回去,而我只能听听口口相传的传说罢了。

传说人死都变鬼,我却没有看见过,电影看过,不过看过太多的重口味,一般的电影只觉得无聊可笑,只能逗逗胆小的,连我小时候都将人吓得鬼哭狼嚎屁滚尿流的,有什么稀奇!

小时,家家都有打谷场,如果田地远,打谷场也远,为省一点劳力嘛,我家的打谷场就很远,荒郊野外处,打下的粮食如果晚上来不及收回家里,晚上就得有人看场,看场是爸爸的事情,但是晚上有一段时间就得小孩去守着,大人收工晚,回去要吃饭洗澡,总得九点钟以后才能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家晚上看场总是我去,可能因为哥哥相当滑头,并且是个男孩,我从不屑与他计较,妹妹又小,所以总是我去。

在荒郊野外铺张席子坐着或者躺着,虽然感觉有些孤独,但是我不信那玩意儿,不过那几天有些异样的感觉,邻村死了一个人,30多岁,被电电死的,喇叭声、唢呐声,哭声总是被一阵阵风带过来,我似乎也有些不自在,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索性站起来,双手交叉在脑后,在周围踱来踱去,踱在夜黑风高里。

后来就吓着人,本村的两个小孩还有一个小伙子也相约来看场了,他们看见了我,一个无臂无头的黑影游来荡去,颤声问:“谁?”我没有回答,朝他们走去,那小伙又问:“谁呀?”我兴奋起来,依旧不说话朝他们走去,“哇...”他们仨鬼叫连天落荒而逃,我开始追,结果,那个大我三岁的小桂子“破大柜”瘫在地上,声音都岔了,估计尿了裤子。

再一次,稍大一点,青春豆蔻年华时,一晚,我与表弟一个屋里一个屋外隔窗相对,中间隔着一盆兰草花。不巧那日停电,我手里端着一盏煤油灯,我举着灯盈盈地笑望着表弟,表弟也笑而不语,我继续笑,笑得更深一点,他的表情开始了变化,笑容一点点发僵,惊惧从眼神中一点点出来,终于“嗷”一声窜走,撞得园中的柿树枝摇叶晃,我乐得差点没把油灯给摔了,表弟真聪明,立即就能明白昏暗灯火下的媚笑是多么诡异。

刚结婚时,我也会恶作剧,常常对着自己的男人痴笑起来,每当这时,他就冲过来抱我亲我,揉我的脸,挠我的痒痒,看见他惊恐的表情我感觉过瘾的同时也很丧气,他似乎都要逃了,真是没用的男人,只会人前人五人六,特殊时刻照样很怂。

少年时我的胆子好像很大,比如给奶奶守灵时,我一遍遍地将手伸进虚掩的棺材里摸她的手和脸,这在别人看来的疯狂之举我觉得没有什么,因为那时候我不懂死亡,只感觉不舍,我认为的死亡就是奶奶不说话了要离开了,两天以后出殡,关殓时,我最后一次看她才懂得什么是死亡,棺盖打开,腐尸味立马灌满了房间,她的鼻孔嘴角流出了黑血,那一刻我才感觉万箭穿心,那个农历的六月天啊。

长大之后胆子却好像变小了点,怕黑暗,怕神秘未知,怕高,怕水,怕第六感觉,但是比较一般的人,我觉得自己的胆子仍然是大的,我不知道等我老的时候,是不是也会相信世上有鬼,人对于鬼的恐惧无非是对死亡的恐惧,那是长在心里的一种东西,也许到了某个时期,我的心里也会长出那样的鬼东西,但我真希望永远没有。

想到去年清明,我和侄儿侄女外甥悠游在菜花盛开的老宅地里,太太的坟在那一片坟中最显眼庄重,五岁的侄儿一次次地冲上“山头”又冲下来,显示着自己的威猛,怎么拦也拦不住,最后我只好在一片哄笑中走到太太“门前”向她鞠躬作揖赔不是,那一刻安详快乐清明美好,如果太太真的有知有灵肯定不会怪罪,我也不会害怕。

说鬼 - 飘逸舟 - 飘逸舟

 

2013年02月23日 - 飘逸舟 - 飘逸舟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