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舟

临水拈花 一篙点破天涯

 
 
 

日志

 
 

记忆芬芳  

2011-04-27 10:17:51|  分类: 流年 记忆 残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的气候一点都不好,尤其季节不明,还没有感觉到春天,夏天好象突然到了,夏装才穿几天,却又回头冷几天,然后又热又冷,兜兜转转反复无常,一个春天就在这样的兜兜转转中过去了。一点也不像北方,冬天冰冷,夏天火热,分明的很,至于春秋两季,这里简直感受不到,也难怪,那两个季节不属于城市。

想想小时候的春天,春阴垂野杂花满树,房前屋后开得最多的是槐花,墙角边短篱下,檐前窗口,纷然而简静。那花一嘟噜一嘟噜挂下来,伸手可及,拿了匾儿在树下挑那嫩的干净的清白的花采下,洗净裹上面蒸熟再拌以油盐和葱花生姜,就是一顿相当美味的菜。生的槐花也可以吃,看那一半青疏一半香的花树,随便摘一串下来抖一抖就放进了口中,心里嘴里都流出了清恬的汁液来。

我们乡下没有什么娇贵的花,长期当做花来养的只有栀子和月季,月季我们叫它月月红,因为它的美艳和常见常开,许多人都把它栽在院子里。栀子是因其香被人喜爱,花开的季节,连老人、孩子都会把它们插在头上别在襟上,而绝不会惹人失笑,家中,随便掐几个绽青泛白的骨朵养在盛了清水的粗瓶碗盏里,不管什么时候走进家门,总有一股沁凉纯净的清香扑面而来。隔壁的哑巴婶家有一株特别大的栀子花树,每天清晨她采下一大竹篮半开的花朵,将花拎到学校门前5分一朵地卖,倒也能成就一笔笔无言的生意,小晌午的时候便看见她空篮而回。

放学的路上偶尔捡到枚紧密包裹的嫩青花苞,那是别人随手丢弃的,就把它插在路边的水田里,隐在一束禾苗的阴影下,第二天一大早再去看它,它已经拆瓣吐香含蕊轻放。斜坡堤埂园间地头到处都是翠绿葱茏,在葱茏之中也时有幽花明暗,指甲花涂染在了院角,盆葱开在了窗台,喇叭花攀啊攀,终于是侵占了整个矮墙,在清晨时分吹出粉红粉蓝的小喇叭,柿树也开花,白色的小小的,院子里就有,泡桐也开花,紫色的大朵高高地顶在树梢上,桃杏梨更不要说了,甚至连桑树皮树(方言)枣树杨柳都开花,艳丽的姹紫嫣红,素淡的娇俏雅致。

野墙薇开在小河边,淡红粉紫,每一根弧度优美的枝条上都绽出无数花朵,盈洁小巧清新繁茂,有无限的生机与野趣。淡红粉紫大把大把地采回来,对着镜子一朵一朵地插在发间,将自己扮成了侠女十三妹,那是一个还未长成的十一二岁的女孩,纤细而害羞,对着镜子浅笑,觉得自己好看,觉得美丽是永久的,一块手帕蒙在脸上,只留出清亮的眼睛,眼睛也是美丽的,看见的人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侠蒙着面纱的脸一定有着惊人的美。一块布披在肩上权当斗篷,撩一下,飞扬,渴望有一天能飞檐走壁。

那时候的河水是不干的,水生的植物覆盖在河面上,菱角在深绿的叶丛中开出紫色的小碎花,棘豆(方言)的叶子大如磨盘,叶片上长着无数根尖刺,花朵像小个的石榴张开了嘴,从嘴里吐出了绢绢的紫纱,一朵一朵的紫纱点缀在绿圆的叶片之间,偶尔,偶尔,水面上会跃起一条鱼来,在阳光里闪了下银光再落入水中,有时候也会落在岸上,啪啪地跳,运气好的会重回水里,运气不好就会被一只手按住。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不在江南莲花不多,但是也有人家种的,花开与不开,荷塘周围一直清香四溢,棘豆叶远看状如莲叶,只是有刺,也结果实,翻菱角采棘豆的盛况应该相仿于采莲。

清明折柳,端午插艾,中秋是一个疯狂热烈的火把节,冬呢,一转眼间就来了,总会下很大的雪,像童话世界里的情景,一座座房子像裹满奶油的小面包,面包周围站满了树,树是玉树,枝是琼枝,有洁白的花飞落,因着风的邀请,团团飞花如粉,并不大会湿了头发与衣服,只如人间岁月——轻飘而无痕,悠悠一荡,岁月好长......

......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