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舟

临水拈花 一篙点破天涯

 
 
 

日志

 
 

艳齐的诗  

2010-08-17 09:23:46|  分类: 采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到了你的来信

 ——选自艳齐的《因为爱你》

真的想马上就去见你
只是不知
那路口是否还挂着标记
也曾相信黎明
相信云霞会铺现出绚丽
但分手时的泪水是苦涩的
如黑夜的陨星
溅落出无沿的凄寂
恨你,确曾恨你
可恨你的日子又怎能忘怀
你那远去的身影是棱
在织着艰难的履历
每一个网结的完成
都迢遥地揪痛了
我深臧的记忆呵
真的想马上就去见你
即使绵长的小路
会把我引向崎岖
     

冬夜
——选自《艳齐诗集》


冬夜
落雪无声  而洁白的诺言
挂满枝枝杈
也是一片拂动的荻花
那棵树曾萌动你的春情
每一叶片的经络
延伸的亦是人生的阡陌

这就是你
一片片往事默然
守望的江岸
开始隐去坦露的黄昏
那秋的墓砖恰是每每回归的
雁鸣
夜的捷足溅出金黄的灯火
这个季节
会融作水在最宁静的时刻
并让许多腼腆的日子铺作桥
为你重新步入童年

太阳原是流血的伤口吗
倚着照临的弯月
我愿做你永远的恋人

  渴望
接受我的亲吻
真想就这样拥抱着你
迎来世界末日的地裂山崩
让乱石砸碎我的痛苦
让飞尘深埋我的痛苦
而我的灵魂与你无恙
那样我也许
真正地潇洒起来
我渴望与你
无忧无虑地旅行

  
但溢香的花枝
毕竟在风雨中结果
凌驾了一千次的不幸
也无疑是已
凌驾了不羁的人生
这艳日在所有的路门
都架设了醒目的路标
管它风呢
管它雨呢
走出来先从自身走出来
重新走向我
然后再说
我们的旅程没有终极

 

   雪

落雪低吟于

荒芜的日子深处

冬跺实了松软的土地

这无言的寂静

正是源于那把提琴断弦的瞬间

即便是一场梦 

也当铭录为文 

为明日之始为今日之终

寒梅溢香

溢出星星点点的灯光

而你遗下的脚迹

却若飘散秋景的叶片

而与迷茫又是临近的

是临近的一扇

一直未能敲开的门

在深深的等待中

把唯有的幻想

默默升为翘望的圆月

恍惚 微摆的柳枝

在萌动一片幽幽的蝉鸣

 

 仍于这桥上

那乌蓬船呀一去不回了

但吱吱呀呀的浆声未去

若你纤小的手指拍打桥拦

于青青的苇叶上

仍有音波振动

振动着这绵绵秋雨

那苍茫中的楼台

离我们真的很远吗

无缘去登及

而如此怅然地瞩望

飞檐挑起的圆月

确已碎成亮亮的微莲

岸柳如烟 会漫过来

在冥静中漫过来

为云

把桥身托浮成飞毯

那幽蓝幽蓝的时光深处

有星群亦歌亦会

将所有积滞的日子

抛做纷扬的花瓣

 

把层叠的青竹一拨

便见你步入墨绿色的泉声

那幽幽亭阁

从远古欣然而至的吧

纯洁的时间

把我界定在你的目光之外

伫作青石 立刻有苔藓

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艳齐的诗 - 飘逸舟 - 飘逸舟

附着中净化风尘

而微睡的浮莲

也眨着晶莹美丽的梦幻

清波自你那边漾来

又把无数个日子

泊进缤纷的晚云

 

五月

玉兰花开在四月又凋谢在四月

四月也很很快携你消失于五月的葱茏

只是你曾回眸一笑

在沟通两岸恍惚的小桥

天很蓝 那洁白的云

却在我心上飘作了难逝的怅影

沉重的日子是沉重的砖

砌出了时间的长城

我的向往因被阻隔

纷纷跌入迷茫的黄昏

如今雨季到来路不再洁净

真的担心你脚溅起的泥水

浸染了你从未被玷污的纯真

 

今夜

于是 就这样

终于复圆的月亮

洒下的

不再是

被云影割裂的哀伤

远处 墨绿色的风

似乎又吹来了

那些丢落于小路的渴望

依在你的肩头

我无语 我不知

你为什么要说

你的泪

已滴在心上

哦 也许

那会生长出不会枯萎的坚强

 

还真应该有一片沙滩

一切因距离而神秘

一切又因神秘而跨越距离

这江城

也是漠漠的瀚海么

一时理不清的喧嚣

潮一般地退落了

裸露出

一簇簇灯火的珊瑚

而车如游鱼

楼如岛屿

还真应该有一片沙滩

同时印下你我的足迹

溅落在一起的欢笑

会由此漂浮为

明天不逝的虹霓

 

 夜影

不期而临 若捕食的鹰

沉沉的翅扑打着惊雀

漾涌着寂寞的天际

也溢出血痕

时间的产房也有此昏暗下来

往事的坟茔 倏然

有蒿草摇响残寺的声乐

山的脊背愈加佝曲

旨在企盼有花仙子飘至

把所有散碎成星的意念

敛入太阳的器皿

重新熔铸绿色的冲动

这早已使我惶恐

必经的山道太陡太深

能抓住一条链子就好了

然而整个世界

只有从月的洞口吹进的风

在翻阅我

一页页的灵魂

 

让我对你说

已经很久了

没有风传导那落日的沉吟

岸柳更垂下异常的宁静

这小路

亦不肯再缩短彼此的间距

不知怎样

才能网回你深藏的真情

还是让沉重的夜降临吧

我愿和你站成两颗互耀的小星

尽管相对而不能相依

广邈间也共举同一片天穹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