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逸舟

临水拈花 一篙点破天涯

 
 
 

日志

 
 

混乱  

2010-04-21 22:20:03|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混乱的一天。

混乱是从梦里开始的。又回家了,和年老的父亲母亲在厨房里,父亲蹲在地上剥葱,母亲在灶台前炒菜,他们一句一递地对着歌,对着他们那个时代的情歌,我第一次听见父亲的歌声。两个侄女的脸还有两双眼睛在梦中交替出现,匆匆地一探头又倏忽不见。

我突然成了弃妇,他迷上了别的女人,是一个妖女,非常年轻漂亮,半长的卷发弯拢着饱满圆润的脸,一双纤尘不染眼睛。她是妖女我知道,我去了那里找他,他识破了她的真面目,我们逃了出来,在乡村的公路上走,走了很久没有车,好象开始走错了方向又回头,公路两边新栽了许多细密的小树,还没有长成规模,细棱棱没有一片叶子。我们想在天黑前回到住处,但是路好象还很长,太阳却快要下山了。公路开始倾斜,是一段很长的上坡路,两个人都很累,要上不去了,这时候路边出现了三个栽树的人,三个女的,全是我和他初中时的同学,他站住了和她们说话,我没有停,继续爬坡,爬了丈来远的时候回过头去看他,正好看见他慢慢地倒下,对着我,我抱住了他的头,他还是被妖女杀了。这时候惊醒了,看看手机5点45分,快要起来了,今天得回公司,但是我又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这是巫术,终会破解的,终会破解的。我强迫自己去继续那个梦,继续到破解,好象是睡着了,但是梦却没有继续。

起床迟了,刚到那转弯处车就来了,拔脚直追终于赶上,但是脸上已经涔涔汗出,接着就是倒胃了,一阵阵,我坐着拖拉机就好了,心里这样想着,一直这样想,我情愿到农村去挑粪,每次这个时候都会想着去农村挑粪都强过呆在车上。下雨了,越来越大,新上来的人手里提着的伞滴滴嗒嗒,窗边也开始一滴滴地溅出水。下车的时候雨仍在下,车门口有人在卖伞,有人将伞递到我的手上我推开了,在雨里狂奔,向地铁口。好象就我一个人没有拿伞,我一个人在奔,一辆车檫着我的腿刹住,开车的白衣女人张着嘴巴看着我,我正站在路中间,短暂的楞怔后我对着她躬了躬身移步走开,看了看手机,上面一条队长的消息:路上小心,尽量早点到。

地铁站多了许多军人,世博会要到了,地铁上多了许多白种男人,叽叽嘎嘎地笑,旁边的中国人全都是脸色蜡黄面无表情,不知道那些外国人笑什么,非常放肆。我对着玻璃窗照了照,红的眼睛,疲倦的眼袋,还是能看见眼袋,那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也许有一天我会精神错乱,我这样想着,假如我的精神错乱了,不要让我忘记穿衣服,想到这里有眼泪流了出来。走在马路上了,前面有一个人一条裤腿卷到了膝盖,一条却盖在了脚上,那是一个年轻人,不算邋遢,他就那样光着一条腿走着,一直走一直走,在我的前面,我感觉我的精神快错乱了......

雨过天青......

 (敲下这些零乱的文字是因为我还是有点迷信,我原本不迷信的,但是有时候却会,听人说做了恶梦,女人传、男人瞒,即可破解,我写在了这里,也许有人会看到,权当是“传”了,传了梦梦只能是个梦了。希望这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平安快乐!永远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68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